调气和血治疗月经病

07-09  2387  来源:网络 

岳美中认为,月经疾患虽涉及冲、任二脉和五脏,但很多情况表现在肝脾受病。因肝藏血,为刚脏,性喜调达而恶抑郁,脾为后天之本,主思虑,乃气血生化之源。两脏皆与气血有关。妇女以血为主,血生于脾胃,藏于肝,一部分下归血海而为月经。血赖气生,又赖气行。妇女多情志抑郁,忧思不解,疲劳过度而为病。郁怒伤肝,肝失疏泄,影响气机,可致经行先期、痛经、逆经,或经期头痛。思劳伤脾,脾虚气衰,血海空虚,可致经行后期,月经过少、经闭、崩漏或经行泄泻。肝脾皆病,则月经紊乱,先后无定。

岳美中常言,治病“必伏其所主,而先其所因”,才能抓住疾病的根本。对于月经病,他强调,如因月经不调而后生病,当先调经,经调则病自除;如因病而后月经不调,当先治病,病去则经自调。依照这些原则处理妇科病与内科病之间的关系,临床常收到显著效果。

首抓肝脾,调气和血

岳美中治疗月经病,首抓肝脾,调其气血,能使大部分月经疾病的治疗有所遵循。

岳美中曾治王某,女性,19岁,未婚。自述闭经已八个月,少食乏力,口淡无味,日渐消瘦,食后腹胀,二便调。岳美中诊之,两关脉虚,舌淡胖苔净。病在中焦脾虚,气血生化不足,致血海不充,不能下为月水。治当健脾以培其本,养血以顾其标。处方:当归15克,白芍12克,党参15克,白术12克,云茯苓12克,炙甘草10克,陈皮3克,半夏6克,木香2克。每日1剂。服药1周,月经即见来潮。随访经期正常,近年已结婚且有子。

本案脾血不充,血海空虚,以致经闭。故岳美中用六君子汤补气健脾以培其本,当归、白芍养血调经以治其标,佐小量木香,疏利气机为行血之先导。

崩漏不愈,求之阴阳

妇女在不行经期间,阴道内大量出血,或持续下血,淋漓不断,称为崩漏。血崩是大下血,血漏是慢下血。出血的机理,系冲任损伤,不能固摄所致。岳美中治疗崩漏,喜用胶艾四物汤、归脾汤之类。肝郁而下血者,加入香附炭。出血量多,重用黄芪补气摄血,或大剂量使用霜桑叶、白芍炭、血余炭以收敛止血,甚者以赤石脂、禹余粮固涩之。对于因停瘀而漏下不止或兼有白带者,常投以王清任膈下逐瘀汤取效。崩漏日久,常见定时下血,一般疗法效果不佳。岳美中指出,对于这种出血,应当抓住证候的时间和空问,分析疾病病机与阴阳消长的关系,给予调理,使阴平阳秘,诸恙乃愈。

岳美中曾治陈某,女性,30余岁。患经漏下血半年余,经中西医多方治疗,均无效验。岳美中诊时, 症见面色萎黄,脉象细弱。岳美中疏与胶艾四物汤等古今方数剂亦罔效。再细询之,其出血时间只在上午,余时不见。岳美中思白昼属阳,上午为阳中之阳,考虑病情是阳气虚,无力摄持阴血,故漏下见于上午阳旺之时。于是处以熟地黄炭15克,白芍炭12克,川芎6克,当归15克,附子炭6克,炮姜炭6克,肉桂5克。服药3剂,经漏即止,追访长期未复发。

本案属漏下日久,阴血大伤,阳亦受累,阳不摄阴,致疾病缠绵难愈。治疗曾用治崩漏常法不能奏效,于四物、阿胶队中投入艾叶助阳,其力亦微。岳美中揆度病势, 权衡阴阳盛衰,放胆使用姜、附、桂等强有力温经助阳之品,振兴阳气,固摄阴血,遂著手成春。可见治崩漏,调理阴阳之偏颇, 亦不可忽视。

推荐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