补气中药:人参 黄芪

07-09  3288  来源:网络 

人参与黄芪是临床上常用的补气药,这是众所皆知的。既然都是补气药,为什么又要区别使用呢?因为人参与黄芪补气各有侧重,如果不区别使用,就不能充分发挥它们的作用。再则,用之不当,还会增加患者的痛苦,造成药物浪费。

黄芪之功效与应用,主要有以下四点:一是补气升阳,长于升举之力。常应用于气虚下陷所致的脱肛、子宫脱垂、胃下垂、肾下垂、崩漏及眩晕乏力,或短气不足以息等,并常与人参、白术、升麻、柴胡等同用。二是固表敛汗。多应用于表虚不固的自汗。若卫气不固、汗出,又复加外感风邪者,可与防风、白术同用,以固表逐邪。三是托疮排脓。常应用于疮痈久不溃破,或疮疡内陷,有促进溃破及局限作用。又可用于疮疡溃破之后气血虚弱、久不收口之患者,有生肌收口之作用,常配伍金银花、皂角刺、蒲公英等用之。四是利水消肿。常应用于阳气不运所致之虚性水肿。通过黄芪补气健脾,使脾阳得运而水利肿消。各种原因引起的水肿而兼有气虚的,亦可用之,且常与防己、茯苓、白术等同用。

人参味甘微苦,性微温;黄芪味甘,性温。两者虽然都有补气之作用,但前者作用更强。此外,人参尚具有止渴生津和安神之作用,这是黄芪所不具备的。黄芪的补气作用远不及人参,然而,黄芪之补偏于走表,其升阳、固表、内托和利尿消肿等功效,却为人参所无。鉴于它们之功效同中有异,所以必须区别使用。

人参为大补元气之品,以其能益气固脱,所以,临床上多用来治疗大病或久病,或血脱致气脱而出现短气神疲、周身乏力、肢冷、汗出而多、脉微欲绝等。本品可单用,也可与附子或黄芪同用。大补元气还表现在补益肺肾而平喘方面,如人参配胡桃肉或人参配蛤蚧治肺肾气虚喘息,或短气不足以息,声音低微,脉虚弱等,皆是其例。人参之补还在于善走中焦,也表现在健脾止泻方面。如人参配白术、茯苓、砂仁、莲米、山药、薏苡仁等,可治脾胃气虚引起的精神不振、四肢倦怠、食少便溏、久泻不止等。

止渴生津,乃人参之又一功效。因此,在临床上,可用其来治疗下述诸种病证:①热病伤滓而见高热、口渴、大汗、气伤液耗、脉大而乏力,可与清热养阴药同用,如人参配石膏、知母等。②温病或暑热伤及气液而见汗出而多、口渴神疲,或津气不足引起心烦失眠、短气自汗、心慌心悸、脉细而弱等,用人参配麦冬、五味子等。

由于人参还具有安神镇静之功效,所以,它又可用来治疗心肾不交所致之惊悸、恍惚、入睡不安等,且常与酸枣仁、远志等同用。心脾两虚而证见神疲健忘、心悸怔忡、食欲不振、大便稀溏、短气乏力者,用人参配黄芪、当归、白术、龙眼肉等治之,甚为效验。

此外,人参尚有壮阳作用,故随症配伍,可用来治疗阳痿之病。所以然者,以人参能补益肾之元气也。

综上所述,人参与黄芪之功效,有同有异,故不可一见气虚即用之,而应详加辨别。否则,容易弄巧成拙,酿成误治。如邪热伤及气津者,用人参则宜,用黄芪则不妥。因此,应区别使用。

人参味甘微苦,性微温,功效大补元气、补脾益肺、生津止渴、安神益智。黄芪味甘平,性微温,补中益气、生津养血。两者都具有补气作用,但人参补气作用比黄芪强得多。人参是大补元气之药,能益气固脱,故临床多用来治疗大病,或久病,或血脱致气脱而出现短气神疲、周身乏力、肢冷、汗出而多、脉细欲绝等。

推荐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