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科二十三、水肿验例

04-28  2408  来源:《疑难病治验》 

内科二十三、水肿验例

患者张××,男,23岁,汉族,住内蒙古医学院附属医院内科,1961年6月×日会诊。

【主诉】浮肿数月。

【病史及治疗经过】

住院数月,确诊为肾炎,经多方治疗无效,日见增重。现尿蛋白“++++”,周身肿亮,皮肤裂口、渗水,小便几乎闭塞不通。为了防止感染;在皮肤破裂处,涂以紫药水。内服消。炎利尿药物均不应。

【现在症状及治疗】

周身肿亮不能下床,腹及腿处多有皮裂渗水;体重98公斤,小便点滴皆无,食欲尚存,食量极少,脉伏于骨,舌苔白腻。此为水肿病后期,脾肾两虚之证。由于水势过重,采取标本齐治之法,给以十枣汤面,峻药缓投。

芫花,大戟,甘遂各等分,共为细面,每次3克、空心服,三日一次,枣汤送下,晚服汤药,切忌甘草。间服真武汤加味。

附子10克、白术12克、茯苓12克、白芍12克、干姜6克、桂枝10克、泽泻12克、党参15克、水煎二次服,日一剂。半月水势已减,小便量稍增。继则体重大减,小水通利,后停十枣面。守方继服。三月后,体重降至45公斤。小便化验,蛋白,“++”动员出院休养。嘱其忌盐百日。

【分析】

水肿病的治则是:初期治肺宜发汗,中期治脾宜利尿,后期治肾宜复肾阳。此病属于中、后期。由于病势较重,故采取标本并治的办法,一面下水,一面健脾,三补一攻,逐水而不伤正。肾主二便、司开合,肾脏功能得阳则开,得阴则合,阳少而阴多,合而不开;故水势过重,是命火衰微,不能化气上腾而为雾露,脾阳不能运化水湿,所以愈停愈多。又加肾无阳则不开,关门闭塞,水无去路,积渐而成灾患。所以必先使水道畅通无阻,顺势下流。十枣汤面急下缓用,取得满意效果,实即张景岳所说的“微则分利,甚则推逐”之法。真武汤健脾壮命门艺火,水得火化,阳气蒸腾,脾受庇益而能健运,脾肾功能恢复,共病自愈。十枣汤的方义是逐水气从大小便去;甘遂性味苦寒,能泻经隧之水湿,性猛烈而迅速,能直达;大戟性味与甘遂相同,能泻眩腑之水湿,且能控制再生,芜花性味苦温、能破水饮窠囊,且能破癖,三味得枣勋不损脾。

此证用面,取峻药缓授之意。张景岳说:十枣虽属峻剂,查其果系实邪,则此等治法,诚不可废,真武汤是镇摄水府之剂,能温中扶阳。水肿形成,多由阳虚而阴盛,火不胜水,水愈多阴愈盛,阴愈盛则阳愈虚。角真武汤‘温,中助命火,犹如引水归壑。肾中之阳气,亦是阴中之火,阴中无阳则气不能化,所以水道不通,溢而为肿,遍及全身。命火旺盛,布满三焦,热气四布,三焦决渎有权,水道则能出焉。愈后禁忌盐味百。日,危亦林《得效方,》谓:“凡水肿唯忌盐。虽:毫末许不得入口,若无以为味,侯水病去后,宜以酢少许调和饮食,不能忌盐勿服药。果欲去病,切须忌盎。”《右室秘录》亦谓:“忌盐食……犯则无生机矣。以酢少许,即低盐饮食之意。制永者脾,主水者肾,肾,为胃关,倘肾中无阳,则脾之枢机虽运,而肾关不、开,水欲行以无主制,故泛滥妄行而有是证。附子壮肾之元阳,则水有所主,白术之温燥,建立中土,赃水有所:柳;干姜辛散佐附子以补阳,子补水中寓散水之意,茯苓淡渗,佐白术以键土,于制水中寓利水之理,重在芍药苦降以剿其燥烈而兼利尿,桂枝导心爽下交于膀胱,泽泻秘水通淋而补阴不足;党参大滋阴,使阴邪退后真阴复。阴阳调和,故获全愈。

推荐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