呃逆

04-28  2703  来源:《蒲辅周医案》 

呃逆

龚XX,男,70岁,干部,1964年4月21日诊。

患者结核已多年。因痰中带菌而住某医院治疗,自4月5号起呃逆频作,嗳声响亮,有时自觉气从小腹或胁肋部上冲咽喉,其气带有臭味,偶然伴有胸闷塞憋气,胃纳减少,稍多吃更不舒适,形体较瘦,性情常易急躁,大便每日两次成形,小便略黄,曾用多种西药治疗。蒲老诊其脉沉细弦微数、舌质暗,苔秽腻,据脉证分析属肝胃气逆,宜疏肝和胃降逆。

处方:

茯苓三钱 法半夏二钱 广陈皮一钱五分 旋复花(布包)三钱 代赭石(布包醋制三次)三钱 竹茹二钱 杮蒂二钱 炒麦芽二钱 苏梗二钱 伏龙肝一两(另包)开水泡浸一小时取汁煎药 三剂。

1964年4月24日再诊:服药后见好转,呃逆明显减轻,饮食略好转,二便正常。脉沉弦数,舌质正常,苔减退,续宜和胃降逆,原方加宣木瓜一钱,降香五分。三剂。

1964年4月28日三诊:服上药一剂后嗳气已平,亦无气上冲现象,纳谷尚少一点,因肺部不健已多年,轻微咳嗽,有少量泡沫痰,脉弦细有力,舌质淡、苔薄黄腻,逆气已平,宜调肺胃,疏利痰湿善其后。

处方:

沙参二钱 天冬二钱 百合三钱 玉竹一钱五分 苡仁四钱 扁豆衣二钱 宣木瓜一钱 麦芽(炒)二钱 橘红一钱 川贝一钱 枇杷叶(炙)二钱 四剂(隔日一剂)服后嘱以食物调理停药观察,病未复发。

按:呃逆为胃气失降,肝气上逆之故。首当分清虚实寒热及有无兼挟,哕声响亮频密相连为实;若声音低微半时一声为虚,暴起多实,久病多为不良之兆,寒者口和身凉,逆气清冷,舌淡,脉沉迟;热者口渴烦躁、舌红脉滑数,挟食则有饮食失节,脘腹胀满等象。该患者性情素急躁,容易心情不畅。引动肝气上逆,故胃气不降而为呃。因肝脉循少腹布胁肋,厥气横逆,所以自觉有气从少腹或胁肋上冲,频频发作,其脉沉虽细而弦微数,其纳虽减而舌苔却现秽腻,属实非虚,但亦非有形之实邪为患,蒲老以疏肝和胃降逆为治,借用旋复代赭汤灵活加减,因中气不虚,故去参、草、枣,加陈皮、竹茹、茯苓、苏梗、杮蒂、伏龙肝等,和胃理气,投三剂后呃逆即明显减轻,继用原方加降香、木瓜续服三剂,诸证皆愈。说明治病必须分清虚实,则是提高疗效的关键。

推荐搜索: